闲云野鹤少年时, 却寄情怀予金石

文/汪正 作者:字晨雨,号西坡。石溪同窗,文学及书法票友。早年创作并发表小说及书法作品尚多,后下海,满世界浪。

石溪,吾同窗也。李氏,本名定文。同窗之时,其笔名云鹤,时虽少年,却嗜书画,忆常抚弄《芥子图谱》,赵孟俯《胆巴碑》,颜真卿《多宝塔》……吾较之家境囧贫,糊口尚艰,岂有银两奢享此等宝籍?常艳羡不已。幸同就一寝且志趣相投,故常得览弄,共同研习。虽常彼此揶揄抨击,亦共同进步提升,终小有收获,后陆续在各类全国性比赛中同俘各类奖项。

转眼学业已毕各奔西东,其居花溪河畔石头寨,吾宅龙洞堡上见雨斋。吾笔名由晨雨改为西坡,其亦由云鹤变身石溪。然对书法嗜好不渝,且同处林城,常周末相邀,无论其至吾舍或是相反,定佐以啤酒,泼墨捉笔,几番舞弄,不亦乐乎。

然天下没有不散宴席,为生计然,吾与石溪先后辞公职,亦先后南下广深。未料皆难舍故土,又先后返筑定居至今。职业因素吾书艺早已荒废成为彻头商人,然石溪一直与书艺结缘,所从事业亦与之紧系,从未中断,功力与造诣亦与日俱增。无论真草行隶,逐渐形成其隽秀洒脱的书风,一如其儒雅谦诚的外表与为人,令人气静心悦。

石溪更与时俱进将书法艺术转换为生产力,成立工作室于林城花果园,挥毫为不少企业题写名匾,设计商标。所提之作,风格各异:或意趣盎然,如“贵州土牛”,“花名一村”;或古朴凝重,如“夜郎洞藏”;或清雅隽秀,如“水城春”,“贵州绿茶”;或奔放洒脱,如“飞龙福”,“礼谦诚”……让人几番玩味,尽饱眼福。

近年石溪罅隙于云文斋开班授业,熏育学子,门庭盈盈,为之点赞;又闻欲着集留鉴,且邀吾作序,虽诚惶诚恐,亦欣然应之,以为贺也。故撰此寥寥短文并拙诗一阙,若能为石溪集籍增色,甚为荣也。

正是:

闲云野鹤少年时,
却寄情怀予金石。
花溪河畔几磨砺,
南粤辗转志不移。


云文斋中育桃李,
花果园内挥斗笔。
五旬尤醉毫端趣,
墨香四季漫石溪。

近期文章

一片树叶的正反面一一定文书法的感觉与思考

侧身于时代之外

赏定文书法有感

挥毫落纸若云烟,字随风起似云旋

一笔书友情

以书法的名义写就人生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