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法的名义写就人生的精彩

文/高原水萱
作者:龙丽红,笔名:高原水萱,黔籍旅京作家、自由撰稿人

李定文先生是我敬重的书友。

笔名云鹤,又名石溪的他,自幼研习书法,遍临名家法帖,作品曾多次获奖。因数年来笔耕不辍,精品迭出,朋友们建议他将其汇集成册,以便于大家开卷欣赏,切磋琢磨。李先生由是嘱我为这本作品集写几句想说的话。

相较而言,我对国画中的水墨山水略知一二,对书法艺术,却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但我以为,无论何种艺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表情寄意,形式是要为内容服务的,技艺也是要为思想服务的换句话说,要看作者是用什么心态在进行创作,而作品又体现了作者怎样的精神世界;最终引发了观者怎样的情感触动,使其在观赏作品之际,又与作者达成了怎样的心灵共识。

书法艺术也应当如此,一位书法家,无论笔法,笔力,笔意,笔势如何,对其作品的评价还是要用他本人的个性来打底的,他笔下的字,除了看造型,还必须看神韵。从这个角度来看,李定文先生的书法艺术,特别适合我的审美观念。于是,外则外行矣,仍然忍不住要提起笔来,说说自己细细观赏李定文先生赠阅的书法作品之后,些许不入行的感想。

李定文先生善写草书,隶书与行书。

他的书法特点,一在个性与韵味。

比如一幅抄录黄果树瀑布楹联的草书作品“白水如棉,不用弓弹花自散;红霞似锦,何须梭织天生成”。整幅看来,横纵相映,气势相通,神意相聚,“拔毛连茹,上下牵连“,化线为点,疏密互补,写得神驰意纵,得心应手,满纸气韵,通篇豪兴,似山风吹瀑水,似银河落九天,墨舞中思接千里,凝眸间景在眼前。

又如隶书作品“贵州土牛”,本是信手写就,却颇具特色,韵味十足。尤其“牛”字,前两笔连笔写来,成牛角状,贵州山乡随处可见的黄牛与水牛毕时立现,如在眼前。既自然洒脱,形象生动,又引人垂涎,活色生香。

再如行书作品“睡大觉”,“睡”字半斜,仿佛一个人刚从梦中醒来,原本惺惺松松,慵懒无力,又恐被人识破,遂强作清醒,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态,令人忍俊不禁。

有评论家指出:“美的原则就是一种秩序,秩序为美的欣赏和创造提供了可以依托的标准,但同时又对人的创造力造成抑制,人的独立性常常会淹没在依附的心理中。 “

然而从上述引用的这几幅作品来看,李定文先生善于临帖而又不困于帖。无论草书,隶书与行书,均不拘泥于固有的形式,不只是跳出了对秩序的依附,还体现了自己的鲜明个性。尤其他的草书,错落有致,云龙飞跃,摇曳生姿,看似随心所欲,而线条与笔划的枯湿断连,却又与他所书写的内容互为辉映,使尺幅之间,奔腾出了一种满腹经纶,胸罗万象的呼之欲出的独特气韵。

二在骨气与精神。
我推崇先秦时期大哲学家庄子的美学。庄子美学的一大特点,就是通过形与神的反差,来否定人们对形式的坚执,突出人精神的充满与圆融。庄子美学强调“德”与“神”,认为这两者才是决定生命价值的根本方面,如果没有它们的统领,任何形式上的所谓美都是不具有意义的。从庄子美学的角度来品评包括书法在内的所有艺术作品的价值,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这件艺术品有没有体现出某种直指人心的精神气质。

这也恰如梁启超先生所说:“(艺术家)最要紧的功夫,是要修养自己的情感,极力往高洁纯挚的方面,向上提絜,向里体验自己腔子里那一团优美的情感养足了,再用美妙的技术把他表现出来,这才不辱没了艺术的价值“。

从李定文先生所选择的书写内容与表现形式来看,我认为,他的字势与精神是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的。我所欣赏到的他的书法作品,每一幅都蕴蓄了他对于生活的深刻感悟与内发的积极向上的自强精神。他能把“睡大觉”,“狗屎运”这样透露生活的几许不易几多尴尬的内容,都写得充满生机与活力,让人在无奈中见出更多饱含希望的温暖也因此,我觉得他的字,很有烟火气;而他,是一个特别走心的书写者。

再看他的行书作品“心在云端,身在泥土”,录自有“多缤洞洞主”之称的贵州知名文化人吴枫先生的格言。这幅作品字体尖锐饱满,筋力老健,肥瘠相称,风骨洒落,将吴枫先生所推举并力行的明代大思想家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的入世精神,表达得淋漓尽致。

而他用于自勉的草书作品“一旦开始就永远没有结束,除非自愿放弃”,则写得掷地有声,洋洋洒洒,无论线条的粗细强弱,还是笔势的开合聚散,抑或字形的高低大小,无不参差错落,随心而化,正如清末大书法家邓石如所言“字画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通风,常计白当黑,奇趣乃出”,在狂放纵逸之间,见出了李定文先生本人为书法艺术而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坚忍不拔之志!

值得一提的,还有他的篆隶作品“傲霜枝”。此语取自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名句“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菊因其蕊寒香冷而被人们誉为“霜下之杰”,菊之美,在于花残了,菊枝还能傲霜独立,其品格高洁贞秀,为人所重。这幅篆隶作品浓淡与干湿并举,泼墨共枯毫互见,如霜雪覆露残菊枝头,苍劲凝重,形神毕肖,游目间,令人肃然深思。

清初著名画家石涛说:“墨海中立定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李定文先生的书法作品,正是这样融合了较高的文化素质与综合修养,灌注了较深的想像能力与创造勇气,加入了独特的审美品位与艺术敏感,凝结了个性与韵味,锻造了骨气与精神,故而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绽放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独到的书艺光明。

因为对书法艺术的挚爱与专注,李定文先生在书写中获得了由衷的快乐这快乐,体现在草书的恣意洒脱与自由豪放上;体现在行书的秾纤并秀与顾盼生姿上;也体现在篆隶的古朴生拙与金石趣味上。李定文先生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也将这份快乐传递给了他人,他笔下的字里行间,那点线的节律颤动,那诗情的优美荡漾,那精神的执着入定,不仅给人以视觉上的愉悦享受,也给了人思想上的开悟洗礼,令人过目难忘。

由此,我觉得,书法艺术就是一杯醇酒,李定文先生用它,浇透了胸中的块垒,浇出了人生的精彩。无论是书法成就了李定文,还是李定文成就了书法,李定文先生的书法作品都必将成为我们观赏者以及后来人的文化典藏,因为这些横竖撇捺里,有太多的笔墨神采在激情飞扬!



近期文章

一片树叶的正反面一一定文书法的感觉与思考

侧身于时代之外

赏定文书法有感

挥毫落纸若云烟,字随风起似云旋

一笔书友情